Journey.

Journey.

关于我

勇敢点儿

标题来自:/wonderful U

梗来自电影《返老还童》

修改后一起发了

——————————————————

圆/Wonderful U

 

[一] 14/56

 

十四岁的男孩子好像永远都学不会好好走路,要么追跑打闹,要么一定得摆弄个什么东西。十四岁的张继科属于后者,他正沉迷足球,出了球场也得让球在脚上脑门儿上多颠两下。为此他爸妈训过几顿,但这孩子就是说不听。所幸这片车少,孩子们边走边玩的一直也没出过事故。

今天周五,他刚跟队友们疯跑了一轮,一群小伙子回家路上还得互相玩儿似的传传球。到了下一个路口,张继科跟最后一个同路的男生道别,慢慢往家里挪,脚下还在用球绕花样。他最近正在钻研一个新花样,大部分注意力都在脚底,要是被张家父母看见估计又是一顿好骂。

“哎,小同学。”快到家的时候身后冷不丁有个人叫他,张继科终于把眼睛从球上拔下来,回头找那个叫住他的人。那人站在他身后,张继科仔细打量,确定自己并没有见过这张脸。

“有事儿?”男孩皱皱眉,把球往上踢,再一把接住揽在腰侧。

陌生人被男孩警惕的模样逗笑了,后退一步试图让对面的小男生放心一些:“我是想提醒你注意看路,球什么时候不能玩呀,对不对?”

青春期少年其实最听不进劝,但张继科不知道怎么了,好像被眼前人和善的样子给安抚了一样,居然点点头说了句知道了。他的听话让对方更开心了些,笑得眯起眼睛,眼角堆起一些皱纹。看得出来他年纪挺大,不过保养得好,身形还是很挺,也没有发胖走样之类的问题,而且长得还怪白的。张继科抱着球,对这个人生出一点好感。

“我以前没见过你。”再往前走一段就是张继科家所在的小区了,这个人看起来跟他同路的样子,张继科从小就住在这边,周围邻居没有不认识的,眼前这位十分眼生,但近期也没见谁往小区里搬过。

“我一直在那边开店啊,大概太小了你没注意到吧。”那人指指前面,张继科顺着方向看过去,果然有一家小小的书店。“我叫马龙。”他补了一句。

张继科觉得马龙挺怪,按年纪他应该算张继科长辈了,但刚才那一句自我介绍却说得跟张继科同龄人一样。他有些迟疑,斟酌几秒开口回应道:“我是张继科,马……爷爷。”

马龙点点头:“哎,快回家去吧,有时间到店里玩啊,除了打球也看看书啥的。”

张继科答应一声,抱着球转身跑了,书包一下一下拍着后背,心想,这个爷爷看着是个老人,但行为举止又有点……像小孩子。

不过他很快就想开了,老人嘛,他自己的爷爷也这样,他妈怎么说来着,哦对,老小孩儿。

 

 

 

马龙的书店挺有意思,没有他那个年龄段的老旧和古板,反而生机勃勃的。店面不大,书架占了将近三分之二的空间,分门别类摆了很多书,还有一个专门放的儿童读物和漫画。附近有几个不到十岁的小娃娃常到这边蹭书看,马龙不但不赶他们,还买了三四把小椅子放在漫画书架那边,让他们坐着看。

“你这是做生意?”张继科头一回去他店里的时候,几个小孩就窝在那儿全神贯注地看书,当时他觉得这位马爷爷是个慈祥的烂好人。

马爷爷慢悠悠喝口茶水,十分不在意地继续翻自己面前那本:“每个月他们家长都来买两本孩子喜欢的,再说我这还有练习册呢。”

听罢,张继科抱紧怀里的书,开始算自己这个月的零花钱。他一个十四岁的大孩子,可不能跟学龄前儿童一样看白书。

去了两次书店之后,张小伙子的兴趣爱好从踢足球变成了阅读,周六周日准时去店里报到,还能帮午睡没清醒的马老爷子看店收钱。马老爷子交了这么个勤快的小朋友,一星期能偷两天懒,午饭后舒舒服服地睡下去,睡到两三点再起,跟张小伙子唠唠嗑,唠到六点多锁上门,老的带着小的散步到不远的巷子,钻进去找个小馆子吃饭。旁人都好奇这一老一小怎么相处的这么好,偶尔路过书店还能听见老小孩和小小孩嘀嘀咕咕地交谈和开心的大笑。

日子过得又慢又惬意。

转眼入了夏,马老爷子照例把仓库里的电风扇搬出来放在孩子们看书的地方,自己只拿一把山水画儿的纸扇用。小孩子们聚堆看白书的角落又多了几张小凳子,收银台正对门口,马龙扇扇风喝喝茶水,等他的忘年交小朋友来陪他看书唠嗑。

张继科今天来的挺晚的,马龙都要锁门了他才过来。老爷子看见他马上站起来招招手:“你来啦,今天咋这么晚,来帮我锁门儿,咱俩吃那谁家的韭菜盒子去!”张继科没吱声,默默过去帮马龙拽下拉门才开口说话:“马爷爷,今天不吃韭菜盒子了,我爸妈说要我带你去家里做客。”

马龙有点不明白:“做客?”

“嗯。”男孩儿声音很低,似乎还带了点鼻音:“下星期我家要搬了,我妈说你白照顾我这么长时间,挺不好意思的。”

“哦……哦。”马龙点点头:“没啥不好意思的,你不还帮我看店了嘛。”他跟着张继科走了几步,又停下来,说要回去找东西。张继科毫无怨言地帮老爷子把拉门推上去,问他找什么。

“一本书,我很喜欢的。”马龙从收银台下面摸出一本看起来年头不短的书递给张继科:“送给你吧。”

 

 

 

[二] 24/46

 

张继科今年大学刚毕业,找工作找的快秃头。这段时间手头太紧,最开始还愁得抽烟喝酒,后来因为穷全给戒了。今天这面试眼看着又要完,一大老爷们儿,杵在面试公司楼下抿嘴皱眉,用手里放简历的文件夹照着自己脑门儿拍两下,才继续朝车站走。

快到出租屋的时候张继科绕了几步远路,跑到便利店买了一罐棒棒糖,最便宜的那种,出了店门就拧开盖子掏一根出来,几下撕掉包装含进嘴里,叹一口甜腻腻的气。

愁啊,竞争太激烈了,一个岗好几百号人抢。棒棒糖被含在右边的腮帮子,简历用胳膊夹着,一手插兜一手拎着那罐棒棒糖双眼放空地走着,冷不丁被人拽了一下,他一抬头看见面前竖着个电线杆,要不是后面有人扯他一把估计早撞上去了。

张继科转身冲那人说:“谢了啊。”那人笑笑,对他说:“注意看路,小同学。”

……这称呼很耳熟。他嘴里含着糖块,仔细打量那人。对方还是很白,脸上比十年前少了一半皱纹,身形也比十年前挺拔一些。张继科不太敢认,但他确信自己的记忆没错。这事儿太玄乎,他动动嘴唇,因为含着糖所以说出来的每个字都不太清晰:“……马爷爷?”

“可别叫马爷爷了。”马龙摸摸鼻子,一副对刚才的举动非常懊恼的样子:“我是马龙。”

 

 

 

马龙手里拎着打包的饭菜,张继科一声不吭地跟在后边。他本来想买点酒,但张继科摇摇头说自己戒了,于是只得作罢。张继科迫切地想要个解释,他不明白为什么十年前马龙还是个五十多的老头子,转眼张继科长了十岁,马龙却年轻了许多。

这事儿在外面不太方便说,刚好张继科没吃饭,马龙就像十年前一样,带张继科钻进一条小胡同找家小馆子,点两三个菜打包回去。他给张继科找了拖鞋,有点儿小,但也能穿。马龙洗完手把饭盒都打开放在桌上,张继科坐在对面接过他递过去的筷子,却没动,一直等着他坐下。马龙知道这意思是要他坦白呢,半小时前他也许真不该多事拽张继科一下,但他也不可能眼看着自己老年时的小朋友真去撞电线杆,所以眼下这情况,只能祈祷张继科能够信他。他灌了一大口水稳稳心神,希望自己看上去可信度高一点。

“你想知道什么?”马龙把主动权交给张继科。

张继科的指尖一下一下敲击桌面,并不抬头看他,闷声闷气地提问:“你是马龙吗?”

“我是。”

“那你为什么……你现在多大?”

“46,我刚遇见你那会儿56,年轻了十岁。”

“……那,你为什么这样?”

“我……继科儿,”马龙摸摸鼻子,很是诚恳地看着他的忘年交,“我说的话你可得信啊,还要替我保密。”

张继科飞快地抬头跟他对视一下,然后再次把脸埋下去。“能不信吗,你都活生生年轻十岁了。”小伙子嘟嘟囔囔吐槽。

“行吧。那我可说了啊?”

“说呗。”

“我有意识的时候已经七十岁了。”马龙慢慢说道:“挺奇怪的,我醒过来的地方是个收拾干净的房子,冰箱里有食物,水壶里有烧好的热水。明明我醒的时候只有一个人,但屋子里的生活用品却都是双人份的。我在书房抽屉里找到一张身份证,对比了一下确定是我,这才知道自己叫马龙。然后我在玄关找到一串钥匙,换了鞋下楼,准备看看周围有什么。我大概住在二层,下了楼是一家书店,看上去也是属于我的。我收拾了一下,重新开始经营书店,安安稳稳地过了两三年,没发生过什么大事,别人对于我这个突然出现的老头子也没觉得不对劲,但……”他顿了顿,开始不自觉地摆弄手指,“我发现别人跟我好像不太一样。周围的孩子们长大了,中年人开始长皱纹,老人们身体一年不如一年,可我却好像慢慢变得年轻了。我挺慌的,怕别人拿我当怪物,但没人发现我在变年轻,而且自从我离开那里之后,再遇到那条街的人,他们却都不认识我了。”

“可我记得你。”张继科忍不住开口。

马龙笑起来:“是啊,只有你记得我。”

张继科没觉得马龙在瞎扯,他很认真地听完马龙的解释,然后问了个细节问题:“你醒的那天是你生日?”

马龙摇头:“不是。身份证上我生日是10月20号,但我醒那天是二月份。”

“二月份?二月几号?”

“我还真特意记了,嗯……十六号。”马龙老实回答。

张继科简直不知道该摆什么表情才好,他掏出自己的身份证递给马龙,上面清楚写着“1988年2月16日”。

这下马龙也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了。这也许是个暗示,也许只是巧合。可如果只是巧合的话,那年的二月十六号有那么多孩子出生,怎么就只有张继科遇到马龙,还跳出常规地记住他了呢?

 

 

之后两人没再讨论这个问题,而是一边吃饭一边谈了谈彼此的近况。听说张继科还没找到工作,马龙便提议他先来自己这边打工:“多少能拿点钱过过日子,我那书店生意还不错,也真缺个帮手,但你如果需要去面试的话我肯定放你。”

马龙说的很诚恳也很有道理,自己再这么有出没进的混下去迟早穷到流落街头,而且今天能遇见马龙也是有缘,多个朋友总没坏处。张继科权衡一下,便答应下来:“那就谢谢……谢谢龙哥?”

“哎,不用谢。”马龙笑眯眯地应了这声哥。

 

 

 

书店生意的确挺好的。马龙五十多的时候就知道在店里放椅子固定客源,现在换了大些的店面,直接用竹编的隔断围出一圈阅读区,布置的还挺是那个意思。店里的书类型齐全,甚至还有一些冷门的小众的读本,这就吸引了不少人来光顾。加上老板本身形象好——四十多岁的单身帅大叔啊——所以书店的客流量一直不错。

张继科第一天上工就表示:“这生意好的,我看我也不用找什么工作了。”

马龙照他后脑勺给了一巴掌:“不求上进。”

二十四岁的张继科挨了这一下,龇牙咧嘴地捂后脑勺,有点委屈地撇撇嘴。旁边有两个女孩子听见声音朝他俩这边看,无意间跟张继科对了眼神,竟然脸红起来。马龙注意到那两个女孩子,再看看身边这棵高高壮壮的小树和小树自带深情的桃花眼,在心里默默点头:以后生意怕是会更好。

张继科每天还是在投简历,这方面马龙帮不上什么忙,能做的也只有随时放他去面试,而且每次还都特迷信地在张继科包里放本成功人士自传,搞得张继科哭笑不得。马龙对他好像有一种神奇的信心,发自内心地认为张继科特别厉害,肯定能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必须是最闪亮的一块金子。

张继科知道这番心理活动时他已经面试成功了,接到公司人事部的通知电话时马龙比他还兴奋,四十好几的人,开心到眼神都是亮的,恨不得告诉每一个进门的顾客张继科面试成功的消息。

“别了龙哥,哥,”张继科挂了电话拍拍马龙的后背试图让他冷静一点:“你这样好像我爸。”

马龙回头瞪他,但一眼还没瞪完呢又开始笑:“出息了大儿子,爸爸晚上带你吃火锅!”

一声“大儿子”给张继科噎的直瞪眼,偏偏这会儿收银台前站了个不太会看情势的老实人,听书店老板这么说还信以为真了,连声恭喜不说,走前还对张继科讲:“你爸爸看着可挺年轻的,要说还是基因好,生的儿子也帅。”

张继科差点吐血。

 

 

 

晚上马龙真带张继科去吃了火锅。俩老爷们儿吃的大汗淋漓,找到工作有了底气的张继科破戒起了酒对瓶吹。他俩皮肤都白,两三瓶喝下去,喝的眼角泛红。张继科隔着火锅的水汽看马龙,四十六岁的马龙。这个人很神奇,身上时刻都保留着一些孩子的天性,比如率直,比如真心。他想马龙真是个不得了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用了什么手段把他张继科给牢牢吸引住了。

“龙哥。”他出声叫他。

马龙有点醉,迷茫地看向他。

“哥,咱俩能不能一直在一块儿啊?”张继科问。此时这个问题还没牵扯到情爱,他只是想待在马龙身边,当朋友或者做兄弟。他想跟马龙保持一种亲密些的关系。

马龙费力地思考了一会儿,感觉很有意思似的笑起来:“行啊,等过几年,你老了我年轻了,再过几年咱俩还能同岁……只要你不害怕就行。”

“刚遇见你的时候我也没害怕,以后也不怕。”张继科仰头把最后一点酒喝完,马龙笑嘻嘻地把自己剩的那点瓶底也放在他手边,示意他喝掉。张继科还没明白这是闹得哪出,马龙又把锅里最后一筷子青菜夹到他碟子里,解释说:“都是最后一口,福根儿啊,哥全留给你。”

“你这样真跟我爸似的。”张继科愣了一下,低头吃掉青菜,然后在马龙瞪他的时候把酒瓶子推回马龙面前。

“干吗?嫌弃我?”马龙接着瞪他。

“我嫌弃你干啥。”张继科拍拍马龙的手背安抚他:“我不能一人占这么多福气啊,咱俩一人一半儿,往后都过得好好的。”

一句话把马龙给哄笑了,他仰头喝掉“福根儿”,起身结账,很是慈爱地撸了把张继科的大耳朵:“回家吧,明天休息休息,后天精精神神儿地去报道。”

张继科被呼噜的耳朵发烫,不用看都知道全红了。

还是谈个恋爱吧,他想。

 

 

 

[三] 35/35

 

今天是张继科三十五岁生日。马龙中午就给他发微信让他没什么事就早点回,他心情很好地腻歪马龙,把人给腻歪的一句话不说了才消停,然后亢奋了一下午,超前完成当天的工作任务,六点一到准时打卡下班,谁都没抓住他。

路过公司楼下的花店时张继科灵光一闪,窜进去包了一捧玫瑰放在副驾,包装纸选的紫色系,马龙喜欢玫瑰,也喜欢紫色。

他跟马龙在一起十年了,好不容易盼到今天,他三十五,马龙也三十五,一个前进一个后退,今年终于成了同龄人。这个三十五岁生日比十八岁生日重要得多,意义完全不同。

虽然同龄的时间只有一年吧……

张继科抱着花踏进电梯,看着数字跳动的时候居然紧张到手抖。他心里明白从外表来看并不会有什么特别大的改变,但就是紧张,控制不住。

马龙听见开门声就走到门口等着,张继科一开门便听见马龙笑着对他说:“生日快乐……我的妈你咋买这么大一束花啊?”

“送你的。”张继科把花往马龙怀里一怼,站在玄关傻笑,连换鞋进屋都没想起来。马龙抱着花,被张继科笑得直脸红:“干嘛呀这么高兴,你过生日还送我花。”

“这不是三十五了嘛。”张继科终于想起换鞋,两步凑到马龙身边,连人带花一起抱住:“咱俩同龄了。”

“瞎高兴啥,我生日还没到呢。”马龙乐呵呵地亲他一下,催他洗手吃饭,自己找了个花瓶,把玫瑰仔细地养了起来。

晚上他俩尽情地滚了个床单,清理过后马龙迷迷糊糊地窝在张继科怀里,听他絮叨,偶尔给两句回应。

“龙,咱俩年下的日子今年算正式结束了。”张继科一本正经地调戏他:“往后可全是年上,咋样,刺激不?”

马龙拧了把张继科手臂上的肉,对他说:“滚蛋!”

 

 

三十五岁的日子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张继科的工作差不多已经进了平稳期,在公司挺受赏识的,同事之间的关系也融洽,偶尔加个班,也不会像刚入职那样动不动熬到十点。马龙的书店生意也越来越好,周围人似乎真的不会注意马龙与常人不同的时间线,张继科好奇了几次,但马龙也说不清原因,还非常心大地说这样也挺方便的,要不他俩隔几年就得换个地方生活。

他俩谈了十年恋爱,感情稳定,每天都过得既热恋又老夫老夫。主要是张继科对马龙一直保持一种新鲜感,每天起床都觉得自己对象又嫩了几分;马龙也是一样,一年比一年成熟的张继科对他来说浑身上下都是吸引力。两个无聊的脱团狗早上起床最喜欢做的就是并排站在洗手池前刷牙照镜子,张继科指着镜子里的马龙说你这里好像又少了一条皱纹哎呦我大宝贝儿这嫩的,马龙指着镜子里的张继科说哎哎哎你这儿多了一条张先生啊注意保养啊。

每天出门之前得亲一口。

如果两个人一起出门,那在门口很简单地碰碰嘴就得了;如果张继科比马龙早出门,那他十有八九得作个妖,站门口撒泼似的喊:“马龙啊马龙马龙马龙!快过来给我亲一口!上班要迟到了!”

“活该!快迟到了你还不赶紧走!”知道他亲不着真能赖家里,马龙只能每一次都快速从屋里跑出来,一边抱怨一边扑过去抱着张继科的脖子恶狠狠地给他亲一口:“行了,快走吧!”

日子太甜了,而且从来都没腻过。

 

 

 

一开始马龙总觉得自己年纪太大了,四十多的人跟二十多的小年轻谈恋爱好像哪哪儿都不咋对。张继科知道他这番心理活动时攥着他的手:“龙哥,话不能这么说,明年咱俩就差18岁了,后年差16岁,过个十几年你还得管我叫哥呢。等我比你大十几岁的时候你也嫌我老吗?肯定不能。”

马龙被说愣了,琢磨几分钟,觉得张继科说的好像很有道理,于是不再纠结年龄差的问题,反过来调戏张小年轻:“哎,科哥。”

张小年轻耳根子唰一下红了:“瞎、瞎叫啥。”

“提前适应一下呗。”马龙笑眯眯地呼噜他滚烫滚烫的耳朵。

今年他俩终于都三十五了,依旧是黏黏糊糊谁也离不开谁的状态。同龄的日子让马龙觉得挺新奇,年轻的日子也让他觉得新奇。他的人生从七十岁开始,心态也从七十岁开始,每一年都比前一年活的更加有生命力,活到四十还谈了恋爱,对象还不介意两个人相反的时间。

张继科变化很大。两人初遇时张继科还是个半大孩子,横冲直撞的,胆子大得很;第二次相遇时张继科长了十岁,过去的胆量和倔脾气还剩一半,多了几分韧劲儿;现在的张继科在他毫无察觉的时候一点一点地长成了可靠的大人,为人处世不再像以前那样直接,也懂得将自己讨喜的那一面露出来给人看。

他太好了,马龙觉得自己占了老大一个便宜。过去年纪大的时候还觉得自己耽误人家小年轻,现在马龙自己也年轻了,想法也从“自己耽误人家”转变成“要把张继科好好藏在包里”。

还好他的张继科也特别爱他。

 

 

 

等到马龙过生日时,最兴奋的也是张继科。他有个绝密的小计划,在自己三十五岁生日就开始着手准备,足足搞了八个月,直到10月20号当天还觉得不满意。周围朋友都被他折磨疯了,收到张继科的微信或者电话第一句条件反射就是“真挺完美了求你放过我吧”。

他们不懂爱情,张继科想。

直到下班张继科也没敲定好究竟用plan A还是BCED,走到公司楼下他想干脆都别用了,自由发挥吧。

今天的张继科比八个月前紧张多了,当他站在家门口,看着马龙过来迎接自己的时候,脑子里甚至一片空白,能做的只有紧紧握住外套口袋里的小盒子。

“我,我想唱歌。”张继科憋了几秒,憋出这么句话。

马龙满脸莫名其妙:“站门口唱?那……唱吧,你要唱啥?”

张继科满脸通红:“不是,我是想给你唱歌。”

“哦,你要给我唱生日快乐?进屋唱呗,正好我把蜡烛点了,有气氛。”

“不是生日快乐。”张继科一把拉住马龙的手腕开始运气,马龙耐心地等了半天,等到张继科颤悠悠的、仿佛还跑了调的歌声:

“……明天我要嫁给你啦……~”

马龙疯狂憋笑,他怕笑出来张继科恼羞成怒,所以只能一忍再忍,尽量用正常的语气问:“……意思是你要嫁给我啊?”

“嗯。”刚说要唱歌的时候张继科还看着马龙的眼睛,这时也不知道是害羞还是什么,死活不肯跟马龙对视,低着脑袋掏出抓在手心里的盒子递给马龙:“我嫁你娶吗?”

他的忘年交长大了,会求婚了。马龙又想笑又想哭,他打开那个小盒子,拿出戒指为张继科戴好,把属于自己的那个放在张继科手心,小声反问:“我嫁你也娶吗?”

张继科也为他戴上戒指,亲亲他的额头:“……现在咱俩礼成了。”

 

 

 

[四] 52/18

 

前一天晚上他们刚庆祝完马龙的十八岁生日,睡前张继科笑着说:“我这岁数都能当你爷爷了,对门那个老太太昨天还跟我夸你。”

“咋夸的?”马龙也笑。

“说我这大孙子又懂事儿又好看,我真有福。”

马龙气的打了下张继科的肩膀,打完又给他揉,张继科笑得不行,嘴里还跑火车:“哎龙哥,你还记得你四十多我二十多的时候别人跟你夸你大儿子的时候吗?”

“刚认识的时候你还管我叫爷爷呢。”马龙握住他搭在枕边的那只手,叫他:“张爷爷。”

 

 

张继科记得自己最后有意识的时候马龙还握着他的手,但一早醒来身边什么都没有了,连温度也没剩下来,只有马龙手上的戒指安静地伏在张继科那只被握住的手里。

马龙不见了。

 

 

[五] 56/14

 

马龙消失之后,张继科花了一年时间寻找和等待,结果可想而知。马龙二十岁的时候就把书店转让了,他以前也问过马龙家人的问题,但马龙本人并没有印象,他的记忆是从七十岁开始的。

七十岁。

张继科突然想到马龙对他说过的关于最开始的记忆,自己老家的书店。他把两个人的房子收拾干净,打包了自己的必需品和马龙平时最喜欢蹂躏的玩偶回老家去,那间书店居然还在原来的地方,仿佛马龙跟一样处于一个奇妙的时间线里。他检查了店里和楼上住所,水电煤气都能正常用,只需要彻底打扫一遍。

他把玩偶放在双人床的一侧,开始了新生活。

 

 

 

张继科又等了四年。

某天下午,张继科坐在店门口的摇椅上晒太阳晒得昏昏欲睡的时候,忽然感觉头顶有一小片阴凉。他睁眼看,身边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个十多岁的孩子。

“爷爷,你不热呀?我妈妈说这么晒太阳不好。”孩子双手举在他头顶遮阳,嗓音有些低,说话又快又黏。

是他熟悉的、却又从没听过的声音。

张继科嘴唇发抖,看着孩子带着婴儿肥的脸,一时之间竟发不出声音。孩子发现这位老人突然开始打颤,眼眶还红红的,便有些着急,弯腰用上半身挡着一半阳光,刚才给张继科遮阳的手掌这会儿贴在张继科脑门儿上试温度,一边问老人:“您不舒服吗?我家就在前面,您能坚持一下吗我去叫我爸爸过来,哎要不我先扶您回屋去吧,您站得起来吗?”

现在张继科的确需要回屋冷静一下,突然到来的重逢让他眼眶发热,让他激动得说不出话。孩子一手托着他的手臂一手扶住他的后背,帮这位颤抖的老人站起来走回店里,还很勤快的为他端了水杯。等张继科看起来不那么摇摇欲坠后,孩子才有空打量这间店:“爷爷你是开书店的啊。”

“哎,开了几年了。你喜欢看书吗?”张继科的眼神一直没离开过男孩儿,手一直在抖着。

“之前都没注意过。”男孩儿眼神亮亮地看向张继科,问:“我能在这儿待一会儿吗?”

张继科点点头:“里面有凳子坐,拆了封的书都能看,这边的小孩儿常来。”想了想,他问男孩儿:“你叫什么啊?”

“我叫马龙。”男孩儿回答。

“马龙,龙,名字取得真好。”张继科迅速抹了下眼睛,说:“我姓张,叫张继科。你要是觉得这里的书还行,随时都能来看。”

马龙觉得老人家感情有些丰富,但挺热情的,于是接受了这份好意:“谢谢张爷爷!”

 

 

 

后来马小伙子就成了店里的常客,一来二去跟张老爷子成了好朋友,还能帮午睡未醒的张老爷子看店。张老爷子家里乱七八糟的藏书好像比店里摆着的还多,每次马小伙说起自己想看哪本找不到的时候张老爷子都能在下次见面交给他一本看起来很旧但保养很好的书。

马龙问过张老爷子:“您也喜欢看这些书吗?”

张老爷子摇摇头:“都是我老伴儿的,我老伴儿爱看这个。”

张老爷子平时看着没什么表情,挺严肃,但周围的孩子都知道这位一点都不可怕,不光让他们随便看书,还能随时从收银台抽屉里掏出几块糖来。马龙含着自己挑出来的紫色水果糖,不太理解张老爷子的行为:“您这也是做生意?”

他这句话把张老爷子给逗笑了,还笑了挺长时间,马龙被笑得有些不自在,把嘴里的糖块咬出动静来抗议。

等张老爷子笑够了,摆摆手示意男孩别紧张,还推给他一小把他喜欢的糖赔礼道歉:“以前我也这么说过我老伴儿,说他这店开的不像是做生意。但我老伴儿张嘴就是理,我说不过他呀,所以这店就这么开下来了,生意还一直挺好的呢。”

马小伙子含着糖想,看来张爷爷和没见过面的张奶奶都有点奇怪。

但张爷爷是个挺好的爷爷,他老伴儿肯定也是个挺好的奶奶。

他把张老爷子推给自己的糖又放回抽屉里,对张老爷子说:“我一天来吃一块,张爷爷您可给我留好了啊!”

张老爷子笑着答应了。

 

 

 

[六] 66/4

 

马龙再小一点的时候,家里不让他随便出来玩了,小孩子忘性大,一年一年的,马龙也再想不起张继科这个人。

张老爷子过了六十五以后就不再去门口晒太阳了,行动也迟缓了很多。他有时能看见马家的爸爸妈妈牵着或抱着孩子路过门口,但他们没有进来过。尽管张继科很想知道小小马是什么样子,但他也不能让自己看上去像个偷孩子的怪老头啊。

他这样等着忍着,用马家从门口路过的画面一点点拼凑马龙的童年,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某个非常非常普通的傍晚。

那天张继科正要起来关门,忽然从外面跑进来个带着帽子的小娃娃。小娃娃自力更生地迈过门槛儿,一抬头看见被惊得差点摔了杯的张老头,非但没害怕,还咧嘴冲他笑了。

马家爸爸很快从后面追上乱跑的儿子,把他抱起来跟张继科道歉:“不好意思啊,打扰您了。”

张继科摇摇头,慢慢从柜台后走过去,一边走一边嘱咐年轻的父亲:“出门可得把孩子牵住了。”马家爸爸连声答应着,见老人家想过来看看孩子,便没着急走。张继科手里握着块紫色的糖果,跟马爸爸怀里的小小马打招呼:“你好呀。”

“你好!”小小马十分热情地回应。

“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叫马nong!”

“孩子叫马龙。”马爸爸看着互动的一老一小,帮自家儿子翻译道。

“哎,马龙啊,我叫张继科。”张继科指着自己:“张,继,科。”

小孩儿认认真真地看着他,等他说完两遍之后点点头,很有自信地叫他:“哎,继科儿!”

马爸爸纠正:“宝宝不礼貌了,应该叫爷爷。”

张继科摆摆手:“叫继科儿吧,听着多年轻啊。”他把手里的糖放在孩子外套的小口袋里,对马爸爸说:“下回出门可别让孩子乱跑了。”

马爸爸道了谢,把小小马放在地上牵着孩子的小手,让孩子跟老人说再见。

“继科儿白白~”孩子挥挥手,跟爸爸一起离开了书店。

“马龙白白。”张继科目送着父子俩的背影,半天才转身朝屋里去了。

 

[七] 70/0

 

小区里刚搬进一对年轻的小两口,恩爱得很。晚上张继科出来散步的时候经常能遇见他们,男人小心地扶着大肚子的女人。两口子挺随和的,第一次碰见散步的张继科时,女人还让自己老公过去搀着点儿老人。他跟马家小夫妻聊得来,夫妻俩听说他开书店,隔天就去店里买了几本育儿的书,有时休息日还会到书店陪孤身一人的张继科说说话。

孩子的预产期是十月中旬,临近日子时女人待在医院待产,年轻的准爸爸很紧张,却又不能在妻子面前表现出来。有时张继科碰见他,就跟他聊聊,缓解缓解情绪。

 

 

等到十九号这天,张继科想,快啦。

他专门坐在门口等着回家拿东西的马先生路过,手里拿着一本年头很久的书。半小时后马先生果真出现在街道上,张继科缓慢地站起来,笑着跟人家打招呼。

“哎,小马啊,你媳妇儿是不是快生啦?”张继科问他。

“说是月中,到现在都推迟四天了……”马先生愁得直叹气,伸手扶住老人:“天儿冷,您可别总在门口坐着,当心着凉。”

张继科顺从地被扶进屋:“你家孩儿,取名字没有?”

“取了,要是男孩就叫马龙,要是女孩,就加三点水,龙年出生嘛。”马先生把老爷子扶回了屋,刚要离开,却被张继科拉住了手。

老人将一直拿在手里的书交给他,像是终于放下了什么一样舒展了表情:“这书送给孩子,让他长大了看,他应该喜欢。你家孩子有福,你们就放心,你家孩子福气大着呢,一辈子都能顺顺当当的。”

马龙有福,自己也有福。因为他俩早在前半辈子,第二次相遇的那顿火锅上,把这辈子的福气都平分啦。

 

 

 

隔天下午,午睡的张继科做了个梦,梦见马老爷子,梦见书店。书店门口摆了两张摇椅,马老爷子半躺左边那把上,招呼他:“老张头,过来一起晒太阳。”

“哎,就来了。”张老爷子答应着,朝马老爷子那边走去。

 

 

 

END

 

 

评论(22)
热度(291)
  1. juiceJourney. 转载了此文字
    喜欢
© Journ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