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urney.

Journey.

关于我

勇敢点儿

马龙正在手脚并用地爬一座怪山。

山首先怪在陡,特别陡,有些地段甚至都是垂直的,岩石面很光滑,按理说这种山根本爬不了,但他就是一抓一踏地上去了,因为山还有第二个怪处,软。垂直陡峭的山壁很软,马龙的手指稍微用点力就能陷进岩石里,稳稳抓着向上攀爬。这不对,他想,没有这种软绵绵的山。

况且山不可能有甜味儿。马龙悬在半山腰,凑到岩石上闻,发现那股香甜的气息并不是岩石散发出来的,而是在更上面。他顺着气味儿继续向上,终于找到甜蜜的源头,马龙用手指碰了碰散发着香甜味道的、稍稍有些滑腻的柔软石块,然后不受控制地吻了上去。

山被他亲的笑起来;山开始回吻;山的一侧凭空长出一段石桥,将他环进怀抱。

“龙啊?”山叫他的名字。

马龙抖了抖,睁开眼睛。前一分钟他还没能从爬山的梦里清醒过来,蒙头转向地任由“山”亲脸亲嘴唇;一分钟之后他终于意识到爬山只是场梦,山没有抱住他,男朋友抱住他了;他也没有亲山,他亲的是男朋友。

“张大山”朝马龙这边挪了一点儿,拿下巴上的胡茬儿蹭他脑门儿:“寿星就能翻身打滚儿地睡觉啦?”

“我咋翻身打滚儿了。”马龙下意识反驳,然后舔舔嘴唇,很懵地问:“你……挺甜的?”

“不是你昨晚上说我嘴唇太干让我抹点儿润唇膏吗,还你给我买的呢,凡士林布丁。”张继科最喜欢看他一脸懵逼的小表情:“你说最好让我晚上做梦都是甜食,时间长了可能就不嗜甜了嘛。”

“那我咋翻身打滚儿了?”

“我叫醒你之前你又蹬腿儿又掐我胳膊的,本来我想抱你一会儿吧,结果差点给我蹬下去。”他男朋友做出一副委屈吧啦的样子:“你做啥梦了这么激烈?”

马龙仔细回想了一下:“……好像是爬山。”他摸摸张继科的手臂肩膀,很不好意思地说:“疼不疼啊?我爬山的劲儿还挺大的,你叫醒我多好。”

张继科把他包裹在怀里:“叫醒了谁亲我啊。”

“我醒了不也亲你吗?”

“但是你做梦都亲我,这多好啊。”

“谁做梦亲你了,我亲山呢。”

“你梦里不就我这么一座山吗?”

“……那倒是。”马龙轻轻揉捏张继科的肌肉,想象张继科被他又蹬又掐还不能跟做梦的人一般见识的样子,趴在张继科胸口嘿嘿嘿傻笑。

“龙哥生日快乐啊。”张继科说。

“嗯,快乐。”马龙回答。

“马龙小朋友今天有蛋糕吃了高不高兴啊。”张继科又说。

“高兴高兴。”马龙又回答。

“那我给马龙先生写诗马龙先生喜不喜欢啊。”张继科接着说。

“用心写我就喜欢。”马龙笑着回答。

“我这辈子心全用你身上了,”张继科在他脸上亲来亲去:“我给你写诗你说用心不?”

马龙被他亲的睁不开眼,但他一点儿都不恼:“用心啊,我说用心就用心。”

END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疯跑!!!!!!嚎叫!!!!!!!!

 

评论(18)
热度(276)
  1. 翎俕Journey. 转载了此文字
© Journ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