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urney.

Journey.

关于我

勇敢点儿

[一]

 

张继科是个人设挺迷的学霸。

第一次跟他打照面的人可能以为这是个不良青年:黑皮,胡茬儿,纹身,偶尔手里还夹一支烟,半睁着眼一副迷迷瞪瞪的样子,但跟他对视的时候总有一种被爱的错觉。这人背过身抽完最后一口烟,在垃圾桶上摁灭了,然后开始拿着来人的书划重点,手非常稳,线条算不上笔直,却绝对不乱;他甚至能帮人把重点词圈画出来,求助的人回去背书的时候才发现,只要记牢圈画出来的关键词,复习效率会高一倍。

外人对他的误解之一是他很会打架。有一次张继科在泡图书馆的路上正好碰见俩摩拳擦掌要暴揍对方一轮的小师弟,于是叼着烟拐到两人身边,一手揽一个,面无表情地吸烟吐烟:“……年纪轻轻的,打什么架呢?”

两个学弟认出来人是张继科,就算知道张师兄在校无不良记录,也被对方非常“会打架”的外表给震慑住了,瑟瑟发抖地收了把式,就差没缩成俩鹌鹑:“没,没要打架……”

张继科当然不懂两位学弟为什么突然缩了,只当自己打断的时间点太好。他拍拍鹌鹑们的肩膀,收回手弹烟灰:“挺好,有觉悟。下次遇到分歧首先要讲道理,别总想着动手,越打越有仇,明白不?”

俩鹌鹑齐刷刷点头:“知道知道,明白明白。”

他笑了笑,转身离开,心想,听话的孩子真好。他完全想不到俩孩子是被吓得,回去之后还大肆宣扬了一下张继科不怒自威的大哥气派。

“当时科哥要是真跟我俩动手,我俩肯定完了。”鹌鹑们信誓旦旦地说道。

 

 

 

有一天张学霸突然觉得人生了无生趣,学习没意思,四六级都过完了,该复习的也都复习透了。他盘腿坐在寝室床上支着下巴思考人生,与其产生强烈对比的是桌边正抱着头“预习”所有考试学科课本的方博。

“博儿……弟弟。”张继科突然开口。

“等会儿。”方博头都没抬。

“弟弟,咱俩唠会儿。”张继科没有打算放弃。

“亲哥。”方博痛苦地背题:“弟弟我期末快挂满了,咱换个人作成不?”

“弟啊,我还能作谁去?我连个对象都没有,这个宿舍活人除了你就是我。哎不是我说你方博,你是怎么做到从大一到大三每年期末都跟没上过课似的?”张继科抱着胳膊嫌弃他弟。

方博更加痛苦地在凳子上扭曲身体。

张继科看他可怜,于是收起脸上的嫌弃关怀室友:“行吧别拧了,待会儿我教你,来陪我唠会儿。”

方博欢呼一声扔开课本:“来吧亲哥,唠啥?”

“……。弟,你是处男吗?”张继科埋头思考一会儿,突然发问。

方博不知所措。方博不想回答。

张继科耐心地等了一分钟,然后点点头替方博回答:“明白了,你是。”为了安抚眼瞅着就要炸毛的方博,他痛痛快快地自首:“别害羞,哥也是。不瞒你说,我一直在想,要找个对象我是不是应该先……”

 

 

 

“……先练练技术。”同一时间的大二男寝,马龙这么对许昕说。

许昕目瞪口呆:“……不是,你连对象都没有,拿啥练技术啊?”

马龙笑眯眯地回答:“约炮呀大昕,你咋还跟不上潮流呢?”

约炮是潮流吗???“你停一下,这意思是你要约炮?”许昕瞪大眼睛。

“对啊,老马不是叫我要热爱学习吗?”马龙满脸都写着“你怎么这么大惊小怪”。

许昕拍桌子:“马叔没让你在这上面学!他要知道你出去约还不得断你俩月生活费啊!”

“你就听他说吧。”马龙不是很在意地摆摆手:“他每次都这么说。”

许昕气得捏眉心,思来想去只能想个折中一点的办法:“那要不这样,你别去那些个软件上找,行吧?”

马龙不解:“约这玩意儿不就得靠软件吗?”

“那多不安全啊,谁知道有病没病的,回头再割跑你一个肾。”许昕吓唬他。

“……噗。”马龙被吓乐了,挺新鲜地瞅他:“开玩笑呢,有问题我还能打不过一个人了?”

 

 

 

马龙是个白白净净的校霸。

跟他交过手的人都知道马龙特别能打,也特别会打。别看长得白,一撸袖子露出来的全是肌肉,一出手人就知道他是练过的,有招有式,哪怕是一挑多都能把自己的体力平均分配,撑到打趴最后一个人。

一开始也没人找他茬儿,但在他路见不平出了一次手之后,被揍的那位咽不下这口气,隔天便带着五六个人高马大的过来挑他。这点战斗力马龙根本没放在眼里,一次就给揍服了,回头满世界宣扬马龙是个多可怕的人物。

他喝酒、打架、夜不归宿,但不抽烟、不逃课,早课晚课他都去,就坐最后一排,等点完名再趴下睡觉。有一次冬天他去赶早课,许昕把自己卷在棉被里看他换衣服:“我说你也是奇怪,课都不听还能天天打卡,风雨无阻的。”

马龙正在穿毛衣,脑袋还没钻出来,闷声闷气地回答:“老马不让我逃课。”

许昕撇撇嘴:“每次看你去上课都觉得像从良。”

马龙套完毛衣哈哈哈笑起来:“看你说的,我又不是啥坏人。”

呵呵。许昕想,醉汉都说自己没醉。

 

 

 

现在,这位白白净净的校霸提出要去约炮了。

许昕说:“你哪怕是要学习抽烟我都不会拦着你!”

马龙露出奇怪的表情:“我干嘛学抽烟?对身体不好。”

“那……那也不行。”许昕绞尽脑汁,半天才想出怎么劝他哥不约陌生人:“你看啊,我跟你讲道理,你约炮是为了学习技术,对吧?”

马龙点点头。

“突然约个陌生人,你怎么知道他是不是处呢?如果是处的话你还学什么?”

“……好像有点道理。”马龙捏捏下巴。

“对吧?所以啊你得——”

 

 

 

 

“——找个靠谱的。”另一边,方博对张继科说。

张继科觉得很有道理。“那怎么算靠谱?”他问方博。

“你这样,哥,你别去软件找。”

 

 

“我给你物色一个!”方博/许昕对张继科/马龙说道。

 

 

“保证有经验!”许昕拍胸脯。

 

 

“你开条件!我给你找个满意的!”方博拍胸脯。

 

 

“嗯……”马龙/张继科权衡了一下利弊,同意了。“行吧。”马龙/张继科点头:“按我的取向,然后——”

 

“最好是个黑点儿的。”马龙对许昕说。

 

“你给找个白点儿的。”张继科对方博说。

TBC

 @夜深梦故人 这位朋友的学霸校霸

看起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了!对不起!

 

评论(33)
热度(322)
© Journ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