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urney.

Journey.

关于我

勇敢点儿

二十九岁的马龙多数时间认为自己还是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只有极少数情况下才会让苍天知道他认输,比如努力往后仰脖子,试图掰出一声减缓压力的脆响的时候。这种方法并不太管用,马龙觉得自己快把脖子仰折了,不但没有脆响,一低头,那种后脖颈绑沙袋的沉重感好像比之前更明显。

张继科刚进门就看见马龙陷在沙发里跟自己脖子过不去。

“嘛呢?”他问道。

“哎,脖子疼,老了。”马龙皱着眉回答。张继科噗呲一下乐了,假装没看见马龙翻的那个白眼,坐到他身边拍拍被抻平的小肚子:“昨天熬夜看电影的时候不还说自己永远十八岁吗,怎么老这么快呢老马?”

马龙迅速抬手,想把放在自己肚子上个那只黑手拍掉,结果张继科躲得快,他充满怒火的巴掌反倒打在了自己身上,于是他更生气了。张继科见好就收,硬是给马龙掰成背对自己的姿势,熟练地帮他按脖子和肩膀。

一开始挺疼的,马龙忍不住躲,但张继科的手跟长他身上似的,躲到哪儿追到哪儿。后来按得舒服,颈肩的“沙袋”被一点点卸下来,他也就不再躲,刚才跟张继科闹出来那点气本来也没认真,现在更是给摁跑了。

“你晚上想吃啥?”身心都顺了毛的马龙心满意足地问张继科。

“啥都行,冰箱那点儿芹菜炒了吧,昨天剩的排骨热热,再焖个饭。”张继科拍拍那截白脖子,起身往厨房走。马龙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跟着也进了厨房。

 

 

 

 

对于两个快三十的老家伙们来讲,这种日子就是最好的吧。



————————————

缘见

 

评论(9)
热度(177)
© Journe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