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urney.

Journey.

关于我

勇敢点儿

马龙一直盯着某个人看。

他从一小撮人中间精准地找到自己想看的那个,牢牢盯紧。“某人”其实并不是话多的性格,且总是一双困眼,不笑不说话的时候其实有点儿瘆人,不过几个弟弟都不怕他,偶尔回来看看的老大哥们也敢上手撸他的脑袋。大家都知道这位虽然不怎么说话,但一颗心热腾腾的,喜欢照顾别人,喜欢在宿舍光膀子搓衣服。

马龙见过很多次他洗衣服的样子,有时候刚烤完灯有时候褪色了,手臂上刺青的花纹随着肌肉鼓动,后背那双翅膀也像要随时起飞似的。他想,要是真飞起来,衣服还没搓完,还一手泡沫的,好像也不太方便啊。马龙想象那个画面:对方一边搓着衣服一边拍动翅膀飞起来,手背和小臂都是泡沫,衣服还在滴水。他越飞越高,落不下来够不到盆,一直向前飞去,没拧干的衣服滴下一串水线。

这个画面既诡异又可笑,马龙翘翘嘴角,心里打定主意,如果有一天某人真一边洗衣服一边飞了,他就顺着水线给他端盆。

某人擦擦汗,那撮人也散开各自去训练了。马龙盯着他把毛巾搭在肩上,盯着他慢慢走向休息区。那人越走越近,马龙也不再肆无忌惮地盯人,他像鸵鸟一样将毛巾盖在自己头顶,弯腰拿水。

那人稳稳当当落在马龙所在的长椅的另一端,他们之间隔了一大段距离,但马龙还是感觉自己快要被那头散发的气息给灼伤了。

对方太热,而自己冷的像块冰。

他想要取暖,却怕自己被烧得一无所有。

 

 

 

 

张继科的心思一直放在某人身上。

他的目光穿过自己身边那几个人,牢牢黏住休息区那道身影。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大家还都是小屁孩儿,那人还完全没长开,笑的时候傻,不笑的时候也傻,头发跟个小刺猬似的,对陌生人不大说话,对熟人却叨叨个没完,还时常冒出个稀奇古怪的念头来,让人无话可接。张继科挺喜欢听他描述头天晚上的梦或者发呆时一闪而过的想法,觉得比小说有意思多了。

在张继科看来,某人属于比较好欺负的类型,所以他有时候跟个长辈似的操心,教育对方做人别太乖,该嘚瑟就要嘚瑟。但语重心长的说教多数情况下只能换来一句不服气的“你别老嘚瑟”,少数情况能换来个冒傻气儿的笑。张继科拿他没办法,反正当下的情境,很少有人闲没事儿欺负孩子,傻就傻吧,乐乐呵呵的,挺好。

后来那人眉眼长开了,一身软肉也渐渐练成线条漂亮的肌肉,腰背挺直,小白杨似的戳在身边,不笑的模样还有点儿瘆人,却让张继科移不开眼。

身边的人聊完天便各自散去训练了,张继科随手抓起毛巾抹把脸,慢慢朝休息区走。那人坐在椅子上,没看到他似的用毛巾盖着头,弯腰去够椅子下面的水瓶。

张继科坐在长椅另一端,跟对方隔了大段距离。那人还是低着头,水瓶被他拿在手里颠来颠去。张继科觉得长椅那端的人烫极了,隔这么远也快把他烤化。

张继科后知后觉地搓搓手臂,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儿冷。

好想取暖啊。

 

 

 

评论(20)
热度(160)
© Journey. | Powered by LOFTER